尊重 诚信 卓越 合作 Respect Integrity Excellence Collaboration
醫療中心
醫療中心

腦科中心

  • 腦科中心简介
  • 先進設備提供更精准的治療
  • 特色診療
  • 神經外科
  • 神經內科
  • 膠質瘤
  • 動脈瘤
  • 腦淋巴瘤的放射治療
  • 腦膜瘤的伽瑪刀治療
  • 聽神經瘤伽瑪刀治療
  • 典型病案
  • 松果體區
  • 膠質瘤
  • 轉移性腦腫瘤的多靶點治療
  • 腦生殖細胞瘤
  • 全新診療模式
腦科中心简介
彙集了包括北京天壇醫院、上海華山醫院等國內一流腦科專家,其中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等占專家隊伍的90%以上。他們憑借著對腦科疾病的透徹解析,專業全面的技術水平,科學規範的診療模式,優質高效的醫療服務。全身心致力于腦病患者康複的事業中。

上海伽玛医院,原名上海伽玛刀医院,是1992年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和APMG亚太医疗集团合作建立的医院。 医院在引进国外高科技医疗技术,并不断取得成功的基础上,又建成了上海市调强适形放疗中心。临床治疗全身各部位肿瘤:如脑肿瘤、头颈部肿瘤、肺癌、食道癌、乳腺癌、肝癌、胰腺癌、肾脏肿瘤、前列腺癌、妇科肿瘤等,均取得很好疗效。


Snip20181014_9


北京天坛普华医院(Beijing Puhua International Hospital),是一家国际化大型神经科專科醫院,也是亚洲首家集神經外科、神經內科和康复诊疗为一体的中外合资医院。是由卫生部批准组建成立的全国脑科疾病专业研究机构。




慈林医院重点学科之一神經外科, 于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紧密合作5年, 全面展开以抢救急、危重颅脑外伤为主, 同时开展脑血管疾病微治疗及介入治疗, 颅内肿瘤、脊髓肿瘤显微手術治療。 2015年入选浙江省特色学科。


慈林医院7  



先進設備提供更精准的治療

Perfexion伽瑪刀

2012年5月,世界上先进的Perfexion伽瑪刀在上海伽玛医院安装调试完毕并开始治疗患者。标志着伽玛刀医院伽玛刀治疗的技术硬件的发展与世界保持同步。同时引进的医科达公司的Surgi-Plan系统也为立体定向功能神经外 科提供了先进的技术支持。

2012年7月11日,醫院伽瑪刀治療病例總數超25000例,創世界單台Leksell伽瑪刀治療數的記錄。

直线加速器Elekta Synergy

医科达Synergy直线加速器是世界上较先进的精确放疗设备,包含一台医科达Synergy直线加速器、Synergy XVI在线图像引导系统、IVIEWGT实时射野成像系统、MOSAIQ放射治療系统、主动呼吸控制系统(ABC)、Monaco放射治療计划系统和调强治疗计划验证系统。特别是其160片、厚度为5mm的多叶光栅(MLC),完全胜任常规放疗、普通三维适形放疗(3DCRT) 、三维适形调强放疗(IMRT),更适合在3D、4D图像引导下的精确放疗(IGRT)以及世界上最为先进的旋转容积调强放疗(VMAT)。


zhixianlizijiasuqi

医科达 Monaco计划系统

weibiaoti4dbf0b-50339


Monaco以腫瘤精確放療爲目的,集蒙特卡洛劑量算法與生物優化于一身而打造的腫瘤放療計劃系統,采用行業金標准的蒙特卡羅劑量算法,保證劑量計算的准確性;同時,率先對靶區和危及器官同時使用生物優化,更好的保護危及器官。Monaco支持目前所有放療技術如:3D、IMRT、VMAT和SBRT計劃,尤其動態IMRT技術以及非等分角度VMAT技術,在提高計劃質量的同時明顯縮短加速器的執行時間。

SPECT

weibiaoti4-dbf0b


美國GE公司的SPECT:是目前最重要的核醫學儀器,它集伽瑪照相、移動式全身顯像和斷層掃描于一身。主要用于各種疾病的功能性顯像診斷,幾乎適應人體所有器官和組織。

SPECT較其他影像學方法發現異常早,靈敏度高,對許多功能改變早于解剖學結構改變的疾病,如心肌缺血、短暫性腦缺血、腫瘤骨轉移、移植腎排異反應等,能達到早期診斷的目的。

美国GE 乳腺X射线机


該設備是乳腺癌早期診斷的專業儀器,高效、便捷、高質量、綠色環保。超大平板顯示,全乳覆蓋;專業乳腺成像系統PVI,智能高清曝光系統,及時發現早期微小腫塊,低劑量低輻射,對人體傷害低。

美國GE公司醫用診斷X射線系統(DR)


是世界先進的X線成像攝影系統之一。顯著降低了X線攝影劑量,並提高了X線圖像質量,使圖像更清晰。


美國GE公司心血管成像系統(DSA)

未标题-4


它具有目前世界最先進的冠狀動脈定量分析軟件(QCA)和心室定量分析軟件(QVA),能對冠狀動脈病變進行准確的測量,在大幅度降低X線照射劑量的同時,還能獲得清晰的血管造影和減影圖像。

美國GE公司的1.5T磁共振成像系統


是目前世界最为先进的设备之一,在国内1.5T MR中属于领先水平,而且这个机器用电磁来成像,没有电离辐射,对人体无害,绿色、安全。

西門子懸吊式心髒專用血管造影系統

西門子懸吊式心髒專用血管造影系統Artis zee III ceiling

先進的智能化透視圖像處理技術,使之高清成像、輻射劑量低。對心血管介入的動態圖像、神經血管的細小病變均清晰呈現。

3分鍾實現圖像采集,爲急診手術和突發事件節約時間,使病人的安全得以保障,主要應用于冠脈血管造影、PCI(經皮冠狀動脈支架植入術)、起搏器安裝、電生理射頻、先心病等各種心髒介入治療。


特色診療
慈林医院7
神經外科

神經外科(Neurosurgery)是外科学中的一个分支,是在外科学以手术为主要治疗手段的基础上,应用独特的神經外科学研究方法,研究人体神经系统,如脑、脊髓和周围神经系统,以及与之相关的附属机构,如颅骨、头皮、脑血管脑膜等结构的损伤、炎症、肿瘤、畸形和某些遗传代谢障碍或功能紊乱疾病,如:癫痫、帕金森病、神经痛等疾病的病因及发病机制,并探索新的诊断、治疗、预防技术的一门高、精、尖学科。

神經外科包括颅脑疾病、脊柱脊髓疾病、周围神经疾病。

顱腦疾病:

  • 颅脑肿瘤(膠質瘤,脑膜瘤,神经鞘瘤,垂体瘤,颅骨肿瘤等)
  • 脑血管疾病(颅内動脈瘤,动静脉畸形,海绵状血管瘤)
  • 功能性疾病(癫痫的外科治療,錐體外系疾病的外科治療) 
  • 先天性疾病(腦積水,腦發育不全)
  • 顱腦損傷(腦挫裂傷,血腫,顱骨骨折)

脊柱脊髓疾病:

  • 椎管內腫瘤
  • 頸椎病
  • 腰間盤突出
  • 脊髓損傷

周圍神經疾病:

  • 周圍神經腫瘤
  • 神經移植

遺傳性較高的腫瘤:

  • 血管網織細胞瘤(血管母細胞瘤)
  • 多發性神經纖維瘤
神經外科疾病的治疗方法包括:
  • 手術治療
外科手術通常是治療大部分良性及惡性腫瘤、顱腦脊柱外傷及腦血管畸形的最佳治療方案。
  • 放射治療
放射治療的目标是治疗脑肿瘤,或在肿瘤无法治疗时,减缓肿瘤的进展或使肿瘤缩小。
  • 化學治療
化療就是用化學藥物治療腫瘤。化療藥物通常用於治療惡性腫瘤,但也可以用於治療一些良性腫瘤。因爲與世界最頂級的藥物研發機構密切合作,我們可以爲患者提供最先進的化療服務。

神經內科

神經內科主要诊治:

腦血管疾病(腦梗塞、腦出血)

偏頭痛

腦部炎症性疾病(腦炎、腦膜炎)

脊髓炎

癫痫

癡呆

神經系統變性病

代謝病和遺傳病

三叉神經痛

坐骨神經病

周圍神經病(四肢麻木、無力)及重症肌無力等,

主要檢查手段

頭頸部MRI,CT,ECT,PETCT,腦電圖、TCD(經顱多普勒超聲)肌電圖,誘發電位及血流變學檢查等。同時與心理科交叉進行神經衰弱、失眠等功能性疾患的診治。

膠質瘤

 naoliu


       如同其他肿瘤一样,膠質瘤也是由于先天的遗传高危因素和环境的致癌因素相互作用所导致。一些已知的遗传疾病,例如神经纤维瘤病(I型)以及结核性硬化疾病等,为脑膠質瘤的遗传易感因素。有这些疾病的患者,其脑膠質瘤的发生机会要比普通人群高很多。此外,一些环境的致癌因素也可能与膠質瘤的发生相关。有研究表明,电磁辐射,例如手机的使用,可能与膠質瘤的产生相关。但是,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这两者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目前,脑膠質瘤仍以手術治療为主,治疗原则是安全、最大程度地切除肿瘤。但是,脑膠質瘤为侵袭性增长,手术很难切除干净残留的病变脑组织和肿瘤细胞,这是脑膠質瘤复发的根源。而手术切除范围过大,又容易损伤正常脑组织,导致发生并发症。国内外目前采用术中磁共振和导航、术中荧光、内镜治疗、术中3D超声、术中唤醒等多种手术方式,明显提高了脑膠質瘤的治疗效果。


  膠質瘤切除术中磁共振影像导航手术的优势是可以最大程度地切除肿瘤和保护脑神经,结合神经导航系统及显微镜,可以在镜下观察肿瘤的边界、周边功能区及传导束的信息,可以看到脑神经纤维走向,了解肿瘤切除的程度,及时纠正脑移位,在最大限度切除肿瘤的同时保护患者的神经组织。

  靶向治疗是在细胞分子水平上,针对已经明确的致癌位点设计相应的药物,药物进入体内后,特异性选择致癌位点相结合发生作用,导致肿瘤细胞特异性死亡,不会波及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恶性脑膠質瘤手术后,患者多于1~2年内复发,80%的复发肿瘤局限在原发灶周围2 cm以内,复发后的肿瘤恶性程度多增加,更具有侵袭性,生长迅速,间变程度加重,成为加速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复发的患者二次手术后生存期为3个月,但靶向治疗可以提高患者术后生存率达8个月。靶向治疗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治疗方式,因为能明显提高生存质量,所以靶向治疗药物在Ⅱ期临床后就获批,2011年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推出的《恶性脑膠質瘤治疗指南》中,分子靶向治疗已被列入正式治疗方式,而且被列为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的首选治疗。


  免疫治療是另外一種生物治療方式。近年來,人們開始意識到免疫系統在抗腫瘤中的重要性,如今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據也證實了這一觀點。腫瘤生物免疫治療是聯合運用樹突狀細胞來治療腫瘤的全新生物治療技術,是一種自身免疫抗癌的新型治療方法。提取患者腫瘤細胞中的抗原,運用生物技術進行體外培養,輸回到患者體內,可以激發、增強自身免疫,從而達到治療腫瘤目的。由于腦部兩個特殊的屏障結構(血腦屏障、血-腦腫瘤屏障)的存在,導致藥物難以進入腦部腫瘤組織。此外,大腦是免疫豁免區,産生免疫攻擊能力較弱。目前研究發現,間充質腫瘤相對免疫治療效果較好。因此,進行免疫治療前,需對腫瘤進行基因檢測,針對不同患者確定個性化治療方案。


  干细胞治疗脑肿瘤是未来的趋势。神经干细胞研究者认为,体外的神经干细胞对脑膠質瘤均有较强的追踪能力,能够稳定表达外源基因产物,用其做载体治疗脑膠質瘤,有可能成为治疗脑膠質瘤新的有效方法。中枢神经系统干细胞治疗是治疗脑膠質瘤的有效手段。


動脈瘤

1.動脈粥樣硬化多發生在50歲以上的老年人,常伴有高血壓、冠心病等。

2.損傷常由銳性或鈍性損傷所致。

3.感染结核、细菌性心内膜炎或脓毒血症时,病菌可侵袭动脉管壁,导致动脉壁薄弱形成感染性動脈瘤。

4.免疫疾病非感性動脈瘤多由免疫疾病引起,如多发性大动脉炎、白塞综合征等。

5.先天性動脈壁結構異常如Marfan綜合征和Ehlers-Danlos綜合征。

  根据動脈瘤出现部位不同,可分为周围動脈瘤、腹主動脈瘤、胸腹主動脈瘤、主动脉夹层動脈瘤、内脏動脈瘤等,主要表现为体表搏动性肿块、動脈瘤压迫周围神经或破裂时出现剧烈疼痛、瘤腔内血栓或斑块脱落致远端动脉栓塞产生肢体、器官缺血或坏死等。

腦淋巴瘤的放射治療

病因及發病機制:原發性中樞神經系統淋巴瘤的病因至今不明,有報道認爲:與病毒誘導及免疫力低下有關。關于發病機制,目前有兩種學說:一種是非腫瘤性淋巴細胞在CNS反應性聚集所致腫瘤樣增生,其聚集可能發生于感染過程,也可能是病毒誘導;二是淋巴結和淋巴結以外的B淋巴細胞被激活,並間變爲腫瘤,瘤細胞在血液內遷移,損害血腦屏障(BBB),由血管內向CNS遊出而成爲CNS淋巴瘤。Jiddand等在對原發性CNS淋巴瘤進行CT掃描時,發現全腦出現普遍增強,從而認爲BBB的損害與淋巴細胞由血管內向外遊出有關。發病情況與病理類型:1988年以前國外報道:原發性CNS淋巴瘤發病率約占CNS原發腫瘤的0.3%~1.3%,占結外淋巴瘤的2%以下,占全身各系統惡性淋巴瘤的0.7%,占全身非霍奇金淋巴瘤的1.7%。但近年來有明顯增長的趨勢,約占顱內腫瘤的3%。

 

治疗:手術治療只能局部切除或仅取材活检,确诊后需行放、化疗,如肿瘤全切除,会导致相应的功能障碍。标准的治疗以往一直是全脑放疗。国外1995年已注意到在放疗结合化疗方案方面的发展,以及降低颅脑脊柱损伤,放疗剂量减少后发的神经病学的后遗症。全脑放疗加调强适形放射治療有助于提高疗效、减少放疗副反应。化疗方法:一般认为只有大剂量MTX可通过血脑屏障,或鞘注MTX可治疗颅内肿瘤。

 

腦膜瘤的伽瑪刀治療

截止到2001年12月,全世界156台Leksell伽瑪刀已爲180222例患者進行了治療。其中腦膜瘤病例爲22529例,占伽瑪刀治療的良性腦腫瘤的34.8%,在伽瑪刀治療的單病種中居腦轉移瘤、腦動靜脈血管畸形之後的第三位。由此可見,立體定向伽瑪刀治療在腦膜瘤的治療中具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1. 伽瑪刀治療腦膜瘤的理由[1-3] 下列因素決定了立體定向放射外科(伽瑪刀)適用于腦膜瘤的治療。

 

首先,腦膜瘤大多生物學行爲良性。有包膜,邊界清晰,一般不浸潤性地生長進入周圍正常腦組織。CT或MR的增強影像可以清楚地顯現小的腦膜瘤,且影像改變有一定的特異性,尤其是未行手術切除的腦膜瘤。伽瑪刀治療時通過准確地辨別瘤體界限,劑量計劃可以完整覆蓋腫瘤組織。而且,腫瘤附著的硬腦膜、蛛網膜和供應血管等也均可包括在治療範圍內。

 

第二,腦膜瘤生長緩慢。腦膜瘤一般血供豐富,較高的放射劑量照射後産生遲發性血管閉塞,造成腦膜瘤內缺血、壞死。按照放射生物學分類,腦膜瘤作爲良性腦瘤,屬晚反應組織,而其周圍腦組織也屬晚反應組織。因此,放射生物學效應所致的瘤細胞損傷和腦膜瘤供應血管閉塞等作用將得以充分表現。

 

第三,放射外科虽然与外放射治療一样,均使用放射线治疗,但因伽玛刀为局部聚焦照射,治疗后出现继发其他脑肿瘤的机会较外放疗少。此外,鞍区脑膜瘤伽玛刀治疗后出现继发性垂体功能减退的机率也较外放疗低。

 

第四,盡管放射外科屬高劑量輻射,但因瘤周正常結構的受照劑量隨距離的增大呈梯度銳減,伽瑪刀治療後腫瘤鄰近的顱神經功能麻痹發生率仍較低,提示放射外科治療在保護顱神經功能方面的安全性。

 

最後,伽瑪刀的治療時間較普通放療大大縮短,且避免了手術麻醉、出血或感染等的風險,患者容易接受。

 

2. 伽瑪刀治療腦膜瘤的適應證 綜合文獻[1,6],伽瑪刀治療腦膜瘤的適應證包括:①生長在顱底或腦內深部的腦膜瘤;②腫瘤平均直徑小于30mm;③腫瘤邊緣距離視神經、視交叉和視束須大于5mm;④多發性腦膜瘤、手術後殘留或複發的腦膜瘤。⑤高齡(>70歲)患者,且影像資料證實腫瘤持續生長者。⑥患有心肺腎、血液系統疾病或糖尿病等,有手術禁忌或不能耐受手術的患者。


3. 伽玛刀治疗的剂量选择 直至1989年才有大组的关于伽玛刀治疗脑膜瘤的详细报道。早期,伽玛刀治疗脑膜瘤的边缘剂量大多选择在15~18Gy,甚至高达32Gy[2]。Ganz(1993)提出,伽玛刀治疗脑膜瘤边缘剂量应不低于12 ~15 Gy,并认为剂量越高,则治疗效果更好。但Ganz(1995)在比较不同边缘剂量的两组病例的疗效后,强调边缘剂量不应小于12 Gy。1997年,Ganz 经过随访高边缘剂量治疗脑膜瘤出现的并发症后得出结论:边缘剂量最好不大于15Gy,并且绝对不要超过18Gy[4]。Pan等(1998)总结80例治疗结果后认为,边缘剂量的选择与肿瘤受照体积相关:对于小体积的脑膜瘤(≤5ml)应采用15~16Gy;较大体积的脑膜瘤(≥10ml)应采用12~14Gy。对于5ml以上的脑膜瘤,17Gy以上的边缘剂量易引起明显的并发症[5]。在使用高边缘剂量的病例组中,Stafford (2001)将边缘剂量的选择与肿瘤体积相联系,肿瘤体积按<4.2cm3,4.2~14.1cm3,和 >14.1cm3分为三组,边缘剂量分别对应为20Gy,18Gy和16Gy,统计学分析显示,过高的边缘剂量与脑膜瘤的生长控制率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2]。

 

王濱江等(1996)报告对38例术后残留或复发的脑膜瘤进行伽玛刀治疗。平均边缘剂量为12.6Gy (10~20Gy)。平均随访20个月,14例肿瘤缩小,其中5例边缘剂量为12Gy,9例大于12Gy。 边缘剂量大于或等于12Gy,对肿瘤生长有良好控制作用[6]。


低剂量照射也有获得良好疗效的报道。Nakaya等(1999)报告伽玛刀治疗11例病灶邻近视交叉或压迫脑干的脑膜瘤,边缘剂量小于10Gy,患者平均随访35.7个月,未见复发增大[7]。然而,Shin (2001)报道伽玛刀治疗40例绵窦脑膜瘤,22例边缘剂量大于14Gy,平均随访37个月,复发率为0%。15例边缘剂量10~12Gy,复发率高达20%~100%[12]。目前,伽玛刀治疗脑膜瘤的边缘剂量多建议选择12~15Gy。


4. 肿瘤控制率 伽玛刀治疗后通过定期影像随访评价肿瘤体积变化的控制情况。肿瘤缩小或控制生长均是脑膜瘤伽玛刀治疗后有效的标志,并可由此得出治疗组肿瘤的控制率。Stafford 报道伽玛刀治疗后5年肿瘤控制率达89%,其中56%的脑膜瘤治疗后缩小。肿瘤控制率与肿瘤的组织学表现显著相关(P<0.0001)。良性脑膜瘤的5年肿瘤控制率达93%,而不典型脑膜瘤仅为68%,恶性脑膜瘤则为0%[2]。     Pendl报道197例颅底脑膜瘤,伽玛刀治疗后平均随访55个月,51%肿瘤缩小,控制生长47%,仅2%瘤体增大[8]。Roche等报道伽玛刀治疗80例绵窦脑膜瘤,平均随访30.5月,65%的随访病例肿瘤治疗后瘤体大小不变,32%治疗后瘤体缩小,3%治疗后瘤体增大[9]   。Prasad(1999)总结文献中637例脑膜瘤的治疗效果,平均肿瘤控制率93%,肿瘤复发率0% ~11%(平均6.0%)[10]。Nicolta等(2001)对62例后颅凹脑膜瘤治疗后平均随访28.7个月,55%瘤体缩小,40%瘤体生长控制,5%增大[11]。Shin对伽玛刀治疗40例绵窦脑膜瘤的研究显示:治疗后脑膜瘤复发与恶性脑膜瘤、或仅对瘤体进行部分性治疗、或瘤体向鞍上生长以及肿瘤向 绵窦外多方向生长等因素有关[12]


5. 临床症状改善 伽玛刀治疗后,脑膜瘤患者的神经损害症状多维持治疗前水平或略有好转。Stafford 报道190例脑膜瘤治疗后8%症状改善,73%保持不变,15%症状加重,另有4%随访中死亡[2]。Pendl报道164例患者中,35%临床症状改善,61%症状稳定,4%症状加重[8]。Kondziolka等报道203例矢状窦旁脑膜瘤,治疗后平均随访3.5年,84%的神经功能状态保持术前水平或好转,16%出现暂时的、伴有症状的脑水肿。其中33例随访一年以上的在职患者中,30例(91%)仍在工作。110例患者中有9%出现神经功能障碍加重[13]。Roche报道伽玛刀治疗80例绵窦脑膜瘤,无新增的动眼神经损害。54例原有动眼神经麻痹者,15例改善,8例消失,1例加重。13例原有三叉神經痛者,1例加重,5例维持不变,4例改善,3例消失[9]。


6. 影像变化 术后影像变化一般分为:肿瘤体积治疗前后大小相仿、缩小、增大,伴或不伴瘤体中心强化减低等几种。一般治疗后6个月影像随访仅见瘤体生长控制,随访5~18个月以上,部分病例CT影像上可出现瘤体中心强化不均或强化减弱,MR影像上瘤体中央T1加权呈低信号,T2加权呈高信号。瘤体边缘仍存在强化。Lunsford等[14]将瘤体中心不强化或强化减低称为“黑洞”(Black hole)现象,认为这是治疗有效的信号,多数会继而出现迟发的瘤体缩小。产生“黑洞”变化的原因,与伽玛刀直接导致组织坏死、细胞凋亡和血管闭塞有关。在原来肿瘤部位会再出现“白矮星”(White dwarfs)现象,指腫瘤中心强化减弱、缩小后,在原来肿瘤部位出现复强化。这是因为瘤体内纤维化改变所致。随访影像中瘤体强化减弱后的复强化,如果不伴瘤体积增大,不应被认为是肿瘤复发的信号。   Schelemmer等[20]尝试通过放射外科治疗后脑膜瘤病例进行质子波谱磁共振检查,观察病灶内的代谢变化。并

幫助鑒別腫瘤組織。     


7. 病理改变 良恶性脑膜瘤伽玛刀治疗后的病理变化是不同的。伽玛刀治疗后不同时期的病理表现也存在差异。上海伽玛医院曾对7例伽玛刀治疗后再次手术切除的病理标本进行分析[15]。其中伽玛刀治疗后5个月的脑膜瘤病理显示细胞肿胀,细胞核多形性,血管壁增厚、血管壁内膜皱缩。治疗后一年的病理显示,腫瘤中心凝固性坏死,细胞溶解,肿瘤边缘部分瘤细胞结构仍然存在。同时可见血管壁纤维化,伴部分血管内血栓形成。治疗后两年的病理显示,坏死区域扩大,瘤体内血管闭塞,血管壁玻璃样变性伴血管内栓塞。伽玛刀治疗后脑膜瘤免疫组织学研

究显示:PCNA指标15% ~ 70%(平均47.1%)。恶性脑膜瘤的PCNA指标高达70%。提示部分肿瘤细胞仍具有较高的增值能力。     Kawashima的研究也发现[16],虽然治疗后病理显示瘤内坏死和血管闭塞,不典型脑膜瘤的细胞残留较多。良性脑膜瘤细胞内野生型P53增高,bcl-2表达减低,MIB-1 L减低。而不典型脑膜瘤虽然MIB-1 L也减低,但突变型P53和bcl-2表达均不变。    

8.PET变化PET检查可以观察到脑膜瘤内血供,糖代谢和氨基酸代谢变化。台湾阳明大学许恒宾等对6例脑膜瘤在伽玛刀治疗后每6~12个月进行PET和MR随访。发现脑膜瘤体积< 5 ml的病例,伽玛刀治疗边缘剂量大于17Gy,治疗后6个月出现副反应的病例,MR上肿瘤肿胀起初渐达最高峰继而则缩小,PET影像病灶区浓集信号起初减低继而则趋稳定。对于瘤体积>10ml,治疗后6个月也出现副反应的病例,MR上肿瘤区域增强范围体积逐渐增大,继而则有所缩小,但随访影像中异常增强区域始终大于治疗前体积。PET上病灶区浓集信号较治疗前增强,以后缓慢下降至稳定。

 

9.多发脑膜瘤 伽玛刀治疗剂量计划系统(GammaPlan)的发展,使多发病灶的一次性治疗成为可能。该计划系统可以在对颅内多发病灶一次性治疗时准确计算出正常组织的受照剂量,为安全治疗提供可能。强调对多发病灶的一次性治疗,目的是减轻患者的痛苦,降低治疗费用。而且通过恰当的剂量计划,准确地表达剂量分布情况,可以减少因辐射剂量过大造成的放射性脑损伤等并发症,获得满意的治疗效果。

 

但是,伴有下列情况的多发行病灶,是否采取一次性治疗的方法,应慎重考虑。当病灶恰好分布于脑干两侧,如果同时治疗,脑干位于一次性治疗计划中的高剂量区,危险较大,故建议分期治疗。患者脑内不同病理性质的多发肿瘤,例如 绵窦脑膜瘤合并垂体瘤,由于病灶各自所需的治疗剂量相差悬殊,也应分期进行伽玛刀治疗。

 

10.恶性脑膜瘤Stafford根据病例随访[2],发现不典型性脑膜瘤或恶性脑膜瘤,即使运用高剂量伽玛刀治疗,5年生存率分别仅为76%或0%,5年肿瘤生长控制率分别为68%或0%。认为即使联合手术、外放射治療和伽玛刀治疗,恶性脑膜瘤治疗后的复发率相对良性脑膜瘤明显增高,治疗后5年生存率极低。有关伽玛刀治疗后的病理变化和免疫组织学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15-16]。Ojemann对22例恶性脑膜瘤行伽玛刀治疗,5年生存率为40%。根据统计分析,发现体积小于8cm3的恶性脑膜瘤,患者同时又较年轻,伽玛刀治疗预后相对较好[18]。

 

11.分期治疗 对于体积较大又无法接受手術治療的脑膜瘤,有建议可以选择分期治疗。Iwai报道对7例体积较大的岩斜脑膜瘤和 绵窦脑膜瘤进行分次伽玛刀治疗。病灶体积平均53.5cm3,治疗靶区体积平均18.6cm3。两次治疗间隔6个月,边缘剂量平均9Gy。平均随访39个月,6例肿瘤生长控制[17]。Pendl对12例大体积脑膜瘤分期治疗,瘤体体积19 ~ 90cm3,边缘剂量10 ~ 25Gy,两次治疗间隔1~8个月,随访5~89个月,疗效良好[19]。对于较大体积的脑膜瘤,分期伽玛刀治疗可以减低副反应的发生比率,提高肿瘤的控制率。

 

12.並發症

 

12.1 早期症状 伽玛刀治疗后24~48小时内,尤其是鞍区、岩斜或桥小脑角肿瘤患者可出现短暂的头痛、恶心或呕吐。出现症状的原因与四脑室底部呕吐中枢受射线刺激引起的急性反应,使用镇吐、激素等对症治疗即可缓解[6]。治疗前存在头痛、癫痫等症状者,仍需对症抗癫痫治疗。


12.2 颅神经功能障碍Stafford报告[2]24例(13%)的患者出现与治疗有关的并发症。其中15例(8%)出现颅神经麻痹,包括视神经、动眼神经、三叉神经、外展神经、面神经及听神经损害。无后组颅神经损害。出现颅神经损害的时间为治疗后1~98个月(平均6个月)。至报告时,2例加重,8例维持不变,4例明显好转。统计分析未发现肿瘤体积、边缘剂量、既往放疗史等与放射损伤并发症有关。Morita建议[21]视神经的受照剂量应小于10Gy,三叉神经半月神经节受照剂量应小于19Gy。 绵窦外侧壁受照剂量应低于20Gy。由于肿瘤长期侵蚀或压迫颅神经,会降低神经组织对放射线的耐受性,而且肿瘤压迫本身可以造成神经变性。因此,制定治疗计划时应综合进行考虑。

 

12.3 脑水肿 脑膜瘤伽玛刀治疗后最常见的并发症是脑水肿。影响瘤周水肿加重的因素包括:治疗前瘤周水肿情况、治疗边缘剂量、肿瘤体积、部位等。Ganz等[4]认为幕上脑膜瘤邻近皮层静脉,缺乏侧枝循环。当伽玛刀治疗影响深静脉的引流时,将造成或加剧瘤周水肿。

 

12.4 頸內動脈損傷Stafford[2]報告2例   綿窦腦膜瘤治療後出現頸內動脈損傷引起缺血症狀。Kondziolka在文章後的評論中否認伽瑪刀會造成頸內動脈的遲發損傷,認爲如此罕見的並發症可能與腫瘤長期壓迫頸內動脈有關。

 

13.结语 手术切除肿瘤仍然是脑膜瘤的首选治疗方法。对于凸面脑膜瘤,如果没有手术禁忌证,即使病灶较小,仍建议手术切除。对于深部、多发或颅底脑膜瘤,尤其是 绵窦、脑干腹侧、岩斜等处的脑膜瘤,如果肿瘤体积在一定范围内,首选伽玛刀可以有效控制肿瘤,避免手术对颅神经的损伤。伽玛刀治疗是手术后残留以及复发脑膜瘤的重要治疗手段。

聽神經瘤伽瑪刀治療

听神经瘤是桥小脑角最常见的良性肿瘤,传统的治疗是开颅手术。自1988年开始运用伽玛刀这一手段治疗听神经瘤以来,全世界已治疗11201例病例。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目前对于3 cm左右的听神经瘤,伽玛刀和显微外科已成为一种交替治疗方法。

 

一、病人的選擇

 

1、腫瘤最大直徑3cm左右。有部分囊變者可適當放寬。

 

2、年齡較大和全身情況不能承受全麻開顱者,可首選伽瑪刀治療。

 

3、術後殘瘤、術後複發者且無明顯腦幹受壓者。

 

4、欲保持面、聽神經功能者。

 

5、伴有严重三叉神經痛者建议显微外科手术。

 

二、術前准備(從略)

 

三、定位方式選擇

 

1、MR+CT (骨窗位)

 

2、MR

 

3、CT (骨窗位):安装头架时注意避免伪影。

 

四、計量計劃原則

 

1、根據病竈大小選擇不同大小准直。

 

2、一般采用50%等劑量曲線覆蓋腫瘤,不主張使用太高的等劑量曲線。

 

3、合理運用准直數量及權重大小,才能獲得滿意的計量計劃,並最大限度發揮放射生物效應。

 

4、最終産生一個滿意的類似病竈容積的放射竈(三維像)。

 

5、周邊劑量10.5---15Gy(參考劑量)。

 

6、內聽道爲骨性管道,無代償空間,建議內聽道內劑量略低。

 

五、術後處理

 

1、 伽瑪刀結束後用20%甘露醇250ml+地塞米松5mg靜滴一次,以減輕急性放射反應。

 

2、 預防性抗菌素:

 

例:林可黴素0.6g肌肉注射一日二次×2天。

 

3、神經營養劑。

 

4、對症治療。


六、隨訪

 

1、二年內每半年對病人隨訪一次,詳細對病人進行神經系統檢查,尤其是面、聽及三叉神經的評分。並做影像學檢查。(建議做頭顱MR平掃+增強)。

 

2、若二年後腫瘤縮小或大小不變者,一年後再隨訪影像學檢查。

 

3、若三年後腫瘤仍縮小或大小不變者可二年、四年、八年、十六年間隔隨訪。

 

4、不少病人(尤其是肿瘤有部分囊变者),伽玛刀治疗后6个月左右,影像学检查显示腫瘤中心强化减弱,体积可明显增大是属正常的病理变化过程,只要病人症状没有明显加重、不伴有颅内压增高。不必视为“肿瘤增大、治疗无效,而行外科手術治療”,可继续随访。一般判断治疗是否有效的界线为伽玛刀治疗后2年。

 

七、並發症

 

1、面神經:術後不同程度的面神經癱瘓一般發生在治療後3—6個月期間。一旦發生盡早治療(激素、神經營養劑、理療等,多數能不同程度恢複),實際的永久性面癱發生率2%左右。

 

2、 聽神經:術後聽力可能下降10—20分貝,聽力保持率取決于術前聽力水平,聽力保存約51%左右。

 

3、 三叉神經:術後面部感覺減退、麻木者約6%左右,通常症狀較輕,一般三叉神經運動支不受累及。

 

4、 耳鳴:難題

 

5、小腦症狀

 

6、交通性腦積水:約5%的病人可發生交通性腦積水,主要與本病特點腦脊液蛋白增高、吸收障礙有關。可行v-p分流。

 

八、腫瘤控制率

 

1、 文獻腫瘤控制率:94.4%(83%-97%)

 

2、上海伽瑪醫院院288例,隨訪24-84月(53.4月),腫瘤控制率93%.

 

九、結論:伽瑪刀治療聽神經瘤安全有效。


典型病案
松果體區
松果體區1松果體區2松果體區3
膠質瘤
膠質瘤1膠質瘤2膠質瘤3膠質瘤4
轉移性腦腫瘤的多靶點治療
轉移性腦腫瘤的多靶點治療
腦生殖細胞瘤

腦生殖細胞瘤1

腦生殖細胞瘤2

全新診療模式

多学科一体化诊疗模式,融合神經外科,神經內科, 神经介入, 神经康复及影像等多学科协同诊疗模式。 实现多学科协同诊疗的优势互补, 使患者得到多个性化的诊疗服务, 实现诊断、治疗、康复、随访、健康教育等一体化服务, 充分保证诊疗的质量与效果。

 

醫療團隊
友情链接:福彩快三彩票注册  ope体育平台  1.999的彩票开户  红彩快三彩票  095彩票登录  PK拾彩票平台  128彩票注册  全民彩票开户  创富彩票平台  天福彩票